第122章

我的农场可以沟通三界 作者:村里的一枝花儿

第122章

      陆首秋对这单外国生意非常有兴趣,并表示要亲自跟对方谈价格,我的出台费可是很高的。
    闻言的阮鲸落险些把嘴里的柚子茶喷出去,她擦了擦嘴,无语道:陆首秋,你能别乱举例形容吗,出台是什么意思你知道吗就乱说。
    什么时候出发?
    还没定,那边挺急的,应该是这几天。
    很少溜达去国外的陆首秋兴致高涨,她的农场不引渡外国亡魂,之前也不跟那边做生意,最近一次还是卖鱼眼珠给那对夫妻,银行存的大笔嫁妆钱还有这里面的一份功劳呢,要是能多成几单,不愁嫁妆不丰厚。
    既然没定下具体时间,陆首秋也不急了,待在鼓楼跟阮鲸落研究还有哪里可以扩建,要不要再从深处选一批仙民出来。
    鼓楼养的猪还有鸡都移到新建的房舍了,就在山脚下,请了仙民看管,平时她俩就过去看看,现在家里还养的就是花皮一家,小狗长大能看家了,没事就喜欢趴在门口,不许陌生人靠近鼓楼。
    晚上从父母那边吃了饭回来,阮鲸落接到秦鸯的电话,自从她成负责人之后,跟秦鸯的联系也多了起来,主要是谈工作,从不提阮家村,她都快忘了原生家庭了。
    那头沉默许久,秦鸯就解释说:别误会,你妈就是薛彩云去土地庙向土地婆的神像许了愿,想见你一面,按照规定土地婆也要走一遭这个流程的,所以托我来问你一声,你要不想见就不见。
    阮鲸落已经不会再因为过去那些事伤心难过了,但不代表就会跟那家人和解,上演什么合家团圆包饺子,她知道薛彩云过的不太好,那又不是她造成的,薛彩云咎由自取,怪谁。
    算了,没这个必要。
    秦鸯也不废话,行,那我知道了。
    挂了电话,秦鸯自嘲一笑,她们这些前员工没有一个能像阮鲸落这么狠,不怪阮鲸落在雇佣期就能当负责人。
    阮鲸落的心绪也没有表面那么平静,她坐在门口台阶出神很久,最终还是决定不给薛彩云任何希望,她现在有家,有亲人,这些都是陆首秋给的,她跟阮家村那个家早就没有关系了,再联系也只会让那家人缠上自己,麻烦不断,而她没兴趣搅和到那里面去。
    阿落,鬼寨今晚有烟花秀,我们去看啊。陆首秋从里面出来,脸上笑容灿烂如花。
    阮鲸落收起情绪,主动伸手过去牵住她,不年不节的,怎么突然办烟花秀。
    开心就放,喜欢就放呗,快走,去晚了没有好位置,今天很多生人的。
    等等,我关门。
    你快点~~
    来啦。
    两人手牵手走在路上,月光将她们的影子投到地上。
    第46章 番外1
    山海经记载的远古凶兽并不齐全,也不怪著作人,他也是偶然误入深处窥见冰山一角而已,可惜后人不相信,只当他是道听途说,夸大其辞,很多都是不可考的。狸花每次翻看山海经都长吁短叹,当初要不是章尾和蔚蓝不许那生人再在深处游荡,书里肯定就有它和首秋大人了,不像现在,查无此兽,世人根本不知道它。
    它伴随首秋大人而生,历经数不清的昼夜更替,起初它和首秋大人只在三十六重天之上游玩。
    九重天之外还有二十七重天,哼,玉帝那个蠢笨的老古板肯定不知道之外还有之外,首秋大人也没有跟别人提过,不清楚原因,可能是不想让人知道了去窥探,也可能单纯是忘记了,自从到了深处海岛,首秋大人就没有再回去,连它也快忘了回去的路。
    海岛的生活开始也是无趣的,首秋大人就带着它四处找茬儿,那些天地生灵生气也没办法,他们又打不过。
    后来几个小屁孩调皮捣蛋把天捅了个洞,银河水倾泻人间,把那条美女蛇捏的生人都淹死了,当时首秋大人刚跟小泥人吵完架,不肯回海岛,就蹲在云朵上看热闹,幸灾乐祸的笑声太大,招来了其他天地生灵不满,双方对骂起来,它冲上去替首秋大人干架,最后自然是它赢,那些天地生灵多半是因为这个才使坏,趁乱将迷路在深处的小泥人卷入轮回道,害首秋大人找了很久。
    小泥人在海岛时喜欢玩过家家,自己用泥巴弄了个农场,无聊时它也会进去玩会儿。
    小泥人很弱,经常被海岛刮起来的飓风卷到天上去,断胳膊断腿,奄奄一息,首秋大人就去原来美女蛇造人的泥坑挖泥回来修修补补,小泥人很感激,常做好吃的食物送给首秋大人,它也能蹭一顿,味道是真好。
    小泥人不见了之后首秋大人发疯了很长一段时间,掀翻了很多生灵的洞府,它干架干的很过瘾。
    突然有天首秋大人找到了小泥人的线索,兴冲冲跑去水深火热的人间寻,过程不太顺利,那些生人都不是小泥人转世,其实最后这个也不能确定是不是,但她是这么多生人里面气息最接近的,做出来的饭菜在味道上也很相近,最重要的是她能开启农场的隐藏版图,多半就是了吧
    好不容易费点脑子想事情的狸花躺在瓦片上打哈欠,春日暖阳晒在身上很惬意,它低头舔了舔毛茸茸的爪子,竖起的耳朵听到下方动静,琉璃眼一转,起身走到边上看,那只花皮土狗又带着自己的崽吠路过的生人。

第122章

- 趣书斋 http://www.qushuzhai.com